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列表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良夜(二)

被浏览: 7次 发布时间:2020-10-27 15:40:25

本文是《不要温和地走进那良夜》的续篇,信息来自百度百科

巫宁坤译本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良夜,

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虽然智慧的人临终时懂得黑暗有理,

因为他们的话没有迸发出闪电,他们

也并不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善良的人,当最后一浪过去,高呼他们脆弱的善行

可能曾会多么光辉地在绿色的海湾里舞蹈,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狂暴的人抓住并歌唱过翱翔的太阳,

懂得,但为时太晚,他们使太阳在途中悲伤,

也并不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严肃的人,接近死亡,用炫目的视觉看出

失明的眼睛可以像流星一样闪耀欢欣,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您啊,我的父亲.在那悲哀的高处.

现在用您的热泪诅咒我,祝福我吧.我求您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戴珏译本

不要温和地走入那良夜,

老年人应该燃烧并对着日暮呼喊;

怒斥、怒斥那光明的微灭。

尽管聪明人临终时知道黑暗真确,

是因为他们的话语没有迸射闪电,

他们并不温和地走入那良夜。

好人,当最后一浪涌过,号呼他们脆弱的功业

本可以很光辉地起舞于绿色的海湾,

也怒斥、怒斥那光明的微灭。

狂放的人碰见并歌唱过太阳的飞越,

意识到,太晚了,他们曾使它在途中哀叹,

他们也并不温和地走入那良夜。

沉肃的人,临死时用目眩的视觉

看到瞎眼也能像流星般闪耀而欣欢,

也怒斥、怒斥那光明的微灭。

而您呀,我的父亲,身处高度的悲切,

请用您的热泪诅咒、祝福我,我祈愿。

不要温和地走入那良夜,

怒斥、怒斥那光明的微灭。

屠岸译本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白昼告终时老人该燃烧、该狂喊;

该怒斥、怒斥那光明的逐渐消歇。

聪明人临终时虽知黑暗理不缺,

由于他们的话语没迸出闪电,

他们也没有温和地走进那良夜。

最后一浪过,善良人——喊叫说自己的事业

虽脆弱,本可以光辉地舞蹈在绿湾——

他们怒斥那光明的消歇。

狂人们——抓住并歌唱太阳的奔跃,

懂得(太迟了!)他们使太阳在中途悲叹——

他们并不温和地走进那良夜。

严肃的人们——临终时用盲目的视觉

见到瞎眼能放光如流星而欢忭——

他们也怒斥、怒斥那光明的消歇。

而你呵,父亲,在高处心怀悲切,

请用烫泪诅咒我,祝福我,我祈盼。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该怒斥、怒斥那光明的消歇。

得一忘二译本

不要温顺地走入那个良宵,

龙钟之年在日落时光也要燃烧并痛斥;

要咆哮、对着光明的消泯咆哮。

人生终点的智者明白黑暗的合理公道,

他们的话不再能够激发出闪电,尽管如此

也不会温顺地走入那个良宵。

善良的人,当最后一浪扫过,会吼叫

说他们脆弱的善举本可在绿色海湾舞得白炽,

并咆哮、对着光明的消泯咆哮。

狂暴的人会抓紧飞驰的太阳高唱,知道

他们已经令它悲伤了一路,虽说明白得太迟

但不会温顺地走入那个良宵。

阴沉的人临近死亡视界会刺目般独到

失明的眼睛像流星般闪光而荡漾着欣喜,

并咆哮、对着光明的消泯咆哮。

而您,我的父亲,升到了悲哀的至高,

尽管以纵横的老泪诅咒我、祝福我,但求你

决不要温顺地走入那个良宵,

要咆哮、对着光明的消泯咆哮。

海岸、傅浩、鲁萌译本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老年在日暮之时应当燃烧咆哮;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亡。

明智的人临终时虽然懂得黑暗有理,

因为他们的话语已迸发不出闪电,但也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善良的人翻腾最后一浪,高呼着辉煌,

他们脆弱的善行曾在绿色的海湾里跳荡,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亡。

狂暴的人抓住并歌唱过飞翔的太阳,

虽然为时太晚,却也明瞭使它在途中悲伤,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严肃的人,临近死亡,透过炫目的叹息看见

失明的眼睛可以像流星一样欢欣地闪耀,

怒斥,恕斥光明的消亡。

而您,我的父亲,在那悲哀之巅.

诅咒我,祝福我吧,此刻以您的热泪;我求您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亡。

黍黎释译本

不要踏入静谧的良夜

暮年也应在黄昏中燃烧

反抗吧,在这将逝的时光里反抗吧

智者临终前深知黑夜到来

他们的智言将不能在照亮岔路

不要踏入静谧的良夜

善良的人啊,当最后一波浪潮呼啸而过,尽情哭喊吧。

微小的行动也能在青春里舞出辉煌

反抗吧,在这将逝的时光里反抗吧

追逐太阳并放声歌唱的勇士们

幡然醒悟,但为时已晚,他们沉浸在悲痛中已无法自拔。

不要踏入静谧的良夜

行将就木的人带着迷茫的眼神

而失明的人却能行像流星一样闪耀

反抗吧,在这将逝的时光里反抗吧

我的父亲啊,你在这伤心欲绝之际

我祈求现在用你的热泪诅咒吧,祝福我吧。

不要踏入静谧的良夜

反抗吧,在这将逝的时光里反抗吧

吕志鲁译本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安息的长夜,

老人在日暮时也需发光发热;

怒吼,怒吼,即使生命之火即将熄灭。

尽管智者的言词不如雷电轰轰烈烈,

尽管深知归于黑暗是不变的法则,

他们不会温顺地走进那安息的长夜。

碧绿的海湾点滴事迹舞姿摇曳,

最后的浪花中好人的呼唤更加清澈,

怒吼,怒吼,即使生命之火即将熄灭。

为时已晚,狂人让太阳徒生悲切,

抓住飞驰的太阳唱一支赞歌,

他们不会温顺地走进那安息的长夜。

严肃的人临近死亡渐渐丧失视觉,

失明的双目象流星闪光充满喜色,

怒吼,怒吼,即使生命之火即将熄灭。

我盼你或祈福或诅咒泪水火样炽烈,

父亲啊,就在这最为悲痛的时刻。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安息的长夜。

怒吼,怒吼,即使生命之火即将熄灭。

揭春雨译本

决不驯服地走进那黯夜,

老年人也该当着日暮燃烧,狂啸;

怒对,怒对那光的凋萎。

即便智者最终明了黑暗是必然,

因为他们的话再也叉不出闪电他们

决不驯服地走进那黯夜。

好人,趁最后一浪,高呼:多么明亮

他们脆薄的往迹本该起舞在绿色海湾,

怒对,怒对那光的凋萎。

狂野的人,碰上也歌唱过飞旋的太阳,

也认识到,为时虽晚,曾使它在途中哀伤,

决不驯服地走进那黯夜。

静穆的人,临死,模糊的视力看见

失明的眼睛也能像流星般发亮,充满喜乐,

怒对,怒对那光的凋萎。

而您,我的父亲,在这悲苦之巅,

请凶猛洒泪咒骂我,祝福我。

决不驯服地走进那黯夜。

怒对,怒对那光的凋萎。

汪剑钊译本

不要温雅地走进那个美妙的夜,

日暮的老迈时光应该燃烧并且咆哮;

要疯狂、疯狂地抗拒光的湮灭。

尽管智者临终已明白黑暗是本色,

因为他们再不能让话语迸发交错的电光,

不要温雅地走进那个美妙的夜。

翻卷最后一浪,高呼灿烂,有德者

赞美自己脆弱的抵抗,能够旋舞在绿湾,

疯狂、疯狂地抗拒光的湮灭。

狂人抓住溃逃的太阳并且高歌,

虽说为时已晚,却领会了它途中的忧伤,

不要温雅地走进那个美妙的夜。

濒死的肃穆者,借助炫目的视界

失明的眼睛可以复燃,欢快犹如流星,

疯狂、疯狂地抗拒光的湮灭。

而您,我的父,在这凄惨的巅绝,

我祈求,用您可怖的泪水诅咒我,祝福我。

不要温雅地走进那个美妙的夜。

要疯狂、疯狂地抗拒光的湮灭。

高晓松译本

绝不向黑夜请安

老朽请于白日尽头涅槃

咆哮于光之消散

先哲虽败于幽暗

诗歌终不能将苍穹点燃

绝不向黑夜请安

贤者舞蹈于碧湾

为惊涛淹没的善行哭喊

咆哮于光之消散

狂者如夸父逐日

高歌中顿觉迟来的伤感

绝不向黑夜请安

逝者于临终迷幻

盲瞳怒放出流星的灿烂

咆哮于光之消散

那么您,我垂垂将死的父亲

请掬最后一捧热泪降临

请诅咒,请保佑

我祈愿,绝不向

黑夜请安,咆哮

于光之消散

张大春译本

已矣乎?

柔情不为暮色开,

豪宕襟期称老怀,

聊将愤懑掩黄埃。

知之乎?

圣贤看往何边去?

卮言浑染一天霾,

柔情不为暮色开。

别耶乎?

海天相送如揖让,

上善水凝玄天光,

此生壮怀付苍茫。

迟哉乎?

狂夫射日觉崔巍,

何妨焦烧尽馀哀。

柔情不为暮色开。

盲然乎?

就木之行何壮哉?

凝眸冷对凤凰台,

聊将愤懑掩黄埃。

噫吁戏危乎高哉!

苍天诅我以慈悲,佑以我诙谐。

柔情不为暮色开;

聊将愤懑掩黄埃。

启末译本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白昼将尽,暮年仍应燃烧咆哮,

怒斥吧,怒斥,怒斥那光的消逝。

虽在白昼尽头,智者自知该踏上征途,

因为他们的言语未曾迸发出电光。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好人,当最后一浪过去,高呼着他们脆弱的善行,

本也许可以在绿湾上快意的舞蹈,

怒斥吧,怒斥,怒斥那光的消逝。

狂人抓住即逝的阳光,为之歌唱,

并意识到—太迟了,他们过去总为时光伤逝。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严肃的人,在生命尽头,

用模糊的双眼看到:失明的眼也可以像流星般闪耀,

怒斥吧,怒斥,怒斥那光的消逝。

对于你,我的父亲,在悲伤至极时

我祈祷,神灵啊,以您的热泪护佑我吧!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怒斥吧,怒斥,怒斥那光的消逝。

上一篇:情感词汇

下一篇: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歌词